迟到了125年的律师执照,美国首位华裔律师获追认资格

www.googcc.com | 资讯 | todd | 2015-3-30 15:25:13

张康仁和妻子孩子的合影。

读法学院,参加司法考试,去律所实习,最后取得律师执照,这样一个看似顺理成章的过程,广东南平人张康仁却用了一个多世纪。这张美国律师执照,在张康仁去世89年之后,终于属于他了。

今年3月16日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九名法官一致决定,追发张康仁(Hong Yen Chang)律师执照,从而推翻了该法院在1890年拒绝这位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从业资格的判决,纠正了百余年前因种族歧视而导致的历史错案。

加州这份最新的判决书这样写道, “即便我们不能改变历史,我们能够正视历史。为此,我们完全承认张康仁成为美国首位华裔律师所作出的开创性努力。追发张康仁在加州的律师执照,是因为我们充分肯定他在加利福尼亚州从事律师职业的合法资格。”

哥大毕业生因华人身份无法成为律师

张康仁出生于广东象山县南平乡的一个商人家庭,1872年,作为30名中国首批留美幼童离开故土赴美学习时,他才13岁。几年后,因清政府担心这批学童过于西化,便下令召回,当时张康仁已经是耶鲁大学法律系一年级的学生。回国后的幼童既不适应国内的环境,又没有得到相应的重用,于是包括张康仁在内的几个学童,便不顾禁令重新踏上了美国的土地,继续学业。在取得了耶鲁的学士学位后,张康仁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深造,并于1886获得法学学位。

次年,张康仁申请参加纽约州律师协会资格考试遭拒,理由是按照当时的法规,只有美国公民才能成为执照律师,根据1882年颁布的《排华法案》,华人已无法入籍。

在校友的帮助下,张康仁促使纽约州立法机构通过了特别法案,准许纽约州最高法院豁免他的外国国籍因素,只要他以令人满意的成绩通过律师资格考试,便准许其加入州律师协会。张康仁不负众望地在考试中取得高分,当时的三位法官也一致同意接受他成为正式律师。

然而当万事俱备的张康仁再次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交申请时,面对他的仍是一纸拒信,而理由还是外国国籍。

没有心灰意冷地另谋职业,张康仁决定从申请入籍开始。他接连向纽约地区法院和纽约州地方法院递交入籍申请,终于在1887年11月11日,得到入籍第一档。此后,他进入纽约当地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,次年重新提出律师资格申请,终于在1888年5月17日,被接受进入纽约州律师协会,并得到律师开业执照,成为了美国华人的首位正式律师。

根据法庭记录显示,为了能够服务在加州地区日益扩大的华人社区,在取得律师执照不久之后,张康仁便移居旧金山,不过麻烦也来了。1890年,他在加州申请进入律师协会时,张康仁的公民身份遭到怀疑,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霍斯甚至裁决他的入籍证件是“非法发放,因而无效”。这样一来,美国国籍丢了,原本的律师资格也被取消了。

之后,这位开创历史的首位华人律师,只能在银行中谋得一个译员的职位,1913年,他被中华民国委任为驻华盛顿外交官,同年还曾出席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白宫为女儿举办的婚宴。不过,直到1926年心脏病发去世,他没能再站上法庭的律师委托席。

加州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反思那段排外历史

若非盖布里埃尔·秦(Gabriel Chin),也许1890年针对张康仁律师资格的判决只会存于故纸堆中。这位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的教授,注意到了这件官司,并组织他的学生们一起努力为张康仁追讨律师资格。2011年,加州戴维斯分校法学院的APALSA小组(美籍亚太裔法律学生协会)开始为这桩案子四处奔波,他们的目标一方面是为这位华人律师重新获得他的律师执照,另一方面则要纠正“历史上的错误”。

“这个案例说明,即使时间流逝,人们所做的一切仍有影响,”秦说,“1890年的判决是基于当时的普遍情绪做出的一个偏狭决定。现在回头看看历史上我们是怎样对待移民的,应该注意到那些严苛和排外的行径都是错误的。”

APALSA的联合主席艾琳娜·桓(Elaine Won)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一名二年级学生,在谈到这件事时她表示,这个案例恰恰体现了排外法对于移民和有色人种切切实实的影响。“我们将告诉人们,如何为过去针对亚裔社区的误判,提供一种实际的解决方案。”她说。

事实上,事情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转圜。1972年,加州法院认为,禁止非美国公民担任律师这一规定“根本站不住脚”。一年后,美国最高法院就颁布法令撤销了这一规定。

在张康仁的家族中,有四位后来都从事法律相关职业,他的侄曾孙女蕾切尔·庄(Rachelle Chong)就是旧金山的一位著名律师,她说家族几十年来都知晓这位先辈遭受的不公遭遇,但是从未料到这桩案子还有反转的余地。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和激动。”庄在接受《卫报》采访时表达了她的心情。

在针对张康仁律师资格的最新判决书中,加州最高法院宣布:1890年判决的“法律和政策基础”自今起失效。

“这件事对我的意义是,我不再把在加州做律师当成一件理所当然的事,”庄说, “1984年我获得了律师执照,坦白说我从未想过我可能做不成律师。但当我了解到他的经历后,我意识到做律师是一种特权。”

3月16日的判决书中这样写道,“要理解当时驳回张康仁的律师资格申请的那两整页判决的重要性,正视我们国家那段不光彩的历史需要坦诚和勇气。”这段历史伴随着强烈的反华情绪和排外主义,判决书进一步论述,当时许多法案中的条款都刻意针对“中国移民”,这批人中的大部分于19世纪中期的淘金热潮中来到该州。

“加州的法官们写下了9页的判决,其中详细回顾了所有现在已不适用的法律条文,特别是当时的排外情绪。这无疑表明了他们认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律师的态度。“庄说。

现在的加州最高法院已经和125年前截然不同了。在九位法官中,三位是亚裔,一位是西班牙裔的,一位是黑人,四位女性。庄认为,这样多元化的法庭,将会保护加州人民对抗歧视。

“这桩案子于我的重要之处在于,州政府认识到,不论是对于法庭还是对于正义,多样化都是十分重要的。”庄说。

在做出判决后,法官也肯定地表示说,“不论你是谁,只要一个人拥有成为律师的能力,就不应被剥夺成为律师的资格。”


千寻论文客服
千寻论文网【评职称】 TEL 400-669-1977
鲁ICP备11034527号-1